文化频道
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文化频道 >> 选刊文化 >> 正文

吴伟民教授:解读永远的托尔斯泰

2018/1/30 15:20:00 中国时代网 【字体: 我要评论()

解读永远的托尔斯泰

吴伟民教授2012年于北京大学百年讲堂


当然,在沙皇时期,在苏联时期,何止一个梅尼日科夫斯基在呐喊,众多知识分子、众多神学家、哲学家和法律家,无不因为亚历山大以上帝代言人自居,无不因为斯大林的无神论的宣传和推崇——或者精神恍惚,或者出国避难,或者著述抨击,真正体现了他们忧国忧民的思想感情!

著名的文学家列夫·托尔斯泰就是无数知识分子中的代表人物。1845年托尔斯泰在大学读书时,由于对比较法律和刑法发生兴趣,从而离开东方语言系,转入法律系,很快参与到了对于死刑的讨论,法学教授麦耶尔给了托尔斯泰一件使他专心致志的学习任务,就是让他比较法国孟德斯鸠的《论法的精神》与叶卡捷林娜二世主持的俄国《法典》。托尔斯泰经过一学年的比较分析,认为叶卡捷林娜的《法典》里面混合了孟德斯鸠的民治思想和叶卡捷林娜自己的专横与自负,而《法典》给予叶卡捷林娜的声望比《法典》给予俄罗斯的好处还要多,如同拿破仑的《法典》在法国的影响一样。

托尔斯泰在其《忏悔录》中写道:“我受过洗礼,并在基督正教的环境里长大。我在15岁的时候,对于幼年时期的宗教信仰就消失了。我开始阅读哲学著作,从16岁时起,我不在主动去教堂或守斋戒。我原来信仰上帝,母宁说我不否认上帝,可是我说不出是怎样一个上帝。我既不否认基督,也不否认他的教义,可是他的教义里面包含写什么呢,我还是说不出来。后来,我在经历俄国许多重大事件之后,我突然觉得,我还是不能没有上帝。我为自己起草了一个公式——我唯一的、善良的、无限的上帝,信仰灵魂不朽,并信仰我们的行为为之永世的回报。尽管我不理解三位一体和圣子降生的神秘,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?我尊重,并且不反对我的祖先的信仰。” (【英】艾尔默﹒莫德著《托尔斯泰传》100页)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01年版。

托尔斯泰为什么会在上帝面前表达自己的忏悔呢?因为他看到的一个民众信仰东正教的国家,其实教会和沙皇互为利用,共同管制着底层的民众。上帝本是善的象征,而被沙皇和教会利用的“上帝”——却失去了真正的善。沙皇与教会剥削农奴、挑起战争、压制言论、实施酷刑……他们对上帝说,他们代表了臣民;他们对民众说,他们代表了上帝。托尔斯泰作为一个东正教徒,感到羞愤,感到无奈——他以一个真正的东正教徒的名义忏悔,在上帝面前忏悔——

因此,托尔斯泰在《忏悔录》中写道:“在人民的宗教信仰当中,谬误和真理混杂在一起;教义中存在真理,这我并不怀疑;但是,其中也有谬误,这是毫无疑问的,我要把真理和谬误区分开来,我现在就开始做这一件事。”(【中】雷永生著《东西方文化碰撞的人》第129页,华夏出版社2007年版。)

《忏悔录》出版之后,在俄国引起巨大的反响——东正教的神圣宗教会议竟然在1901年2月22日发出“革除托尔斯泰教籍的命令”的文告。文告说:“在我们的时代,上帝不允许一个新的虚伪的教师出现——列夫·托尔斯泰伯爵。托尔斯泰伯爵是世界上一个知名的作家、受政教洗礼的人。他在因为智力而自负的诱惑下,傲慢地反对上帝和他的基督,反对他的神圣传统。在众目睽睽之下,公然抛弃抚育并教育他的政教母教会,把他的文学活动和上帝赋予他的才能,用于在人民当中散步与基督和教会不一致的学说,破坏

1234567899页 当前第:1/9
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!立即登录